网络攻防演练及其现实意义

2月 22,2019by admin

网络安全以“人”为核心,网络安全领域的对抗本质上是人与人之间的对抗,而网络终端、网络设备、介质以及各种工具和平台仅仅是作为辅助手段而存在。因此如何使网络安全人员合理的利用手中的各种工具和策略来提高网络安全对抗水平,是培养“高素质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人才队伍”亟需解决的问题。因此网络攻防演练成为各企事业单位,乃至国家层面培养网络安全人才的创新创新型培养模式。2018年,四维创智已经支撑国资委、国家电网等重点单位的十余场大中型CTF竞赛,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本文摘自公安大学李欣在《中国信息安全》杂志上发表的《网络攻防演练及其现实意义》一文,深入了解网络攻防演练的发展现状及现实意义。
 
美国、北约网络攻防演练现状
 
从国家组织的网络攻防演练看,“网络风暴”“锁定盾牌”“网络欧洲”等网络攻防演练,形成了跨国家、跨领域、跨部门以及军政民多方参与的一体化模式。
 
1.美国“网络风暴”系列演习
 
2018年4月10日,美国举行了第六次“网络风暴”演练。与以往不同,此次演练重点评估网络响应团队的能力、美国联邦政府与合作伙伴的协作能力,并让新的关键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加入演习,以提升美国16个关键基础设施领域的成熟度和融合性。
 
总之,国家级别的网络安全演练更偏重于组织的协同、情报的共享、协同作战的能力等,并通过模拟网络遭到攻击的情况,增强如何快速实施应急方案能力,重点锻炼跨政府、军队、企业之间的安全协作能力。
 
2.北约大规模网络防御演习“锁定盾牌”
 
“锁定盾牌”是北约合作网络防御中心(NATO CCDCOE)举行的年度网络攻防实战演习。该演习由北约总部牵头,爱沙尼亚国防部、爱沙尼亚网络防御联盟、芬兰国防部、北约联军部队等数十个北约伙伴单位参与,同时,思科(Cisco)、Bytelife、Clarified Networks等世界重量级计算机基础设施公司为其提供技术支持。“锁定盾牌”网络攻防实战演习自2012起,已经成功举办了多次,规模也在不断扩大。近几年的参演情况如下:2016年,参演人数550,参演国家数量26,攻击次数1700,虚拟系统1500;2017年,参演人数800,参演国家数量25,攻击次数2500,虚拟系统3000;2018年,参演人数1000,参演国家数量30 ,攻击次数2500,虚拟系统4000。
 
我国网络安全攻防演习相关情况
 
我国近几年组织的网络安全攻防演习,主要包括广东网警“护网2018”网络攻防演习和贵阳大数据与网络安全攻防演练等。
 
2018年8月,广东省公安厅举办“护网2018”网络攻防演习。与国外网络攻防演习有所不同,广东省公安厅主办的“护网2018”网络攻防演习的目的是深入排查重点单位网络安全隐患,全方位检验各单位网络安全防御能力。“护网2018”网络攻防演习最大的特点在于其攻击和防守都在真实的环境下进行,演习统一使用竞演平台提供的通道,在经过严格审计、全程留痕的情况下开展攻击行为,不得危害网络的正常运行,不开展高风险攻击行为。
 
自2016年起,贵州省贵阳市每年集中全国优秀网络安全人员,对贵阳地区基于网络与大数据应用的目标展开攻击与防护应急演练活动。贵阳网络安全攻防演练主要的目标限定在贵阳市辖区内的网站、在线信息系统、工控系统及其他专用系统。演练主要特点及亮点体现在:第一,演练全面,主办方将工控系统纳入演练范畴。第二,环境真实,攻击方与防守方在真实的网络环境下,在不威胁正常运行的情况下,进行对抗。第三,规模大,攻击方针对数百个重点目标以及近万个网站进行攻击与渗透。第四,目的明确。演练的主要目的在于安全检验,排查风险。而且,在进行攻防演练后,防守方会经受复检,排除演练中发现的问题。
 
总之,国内网络安全攻防演练,在不影响正常运营的前提下,直接在真实网络环境开展对抗,这样的方式更加真实,贴近实战。同时,攻防所有的行为都会被记录下来,以便于查漏补缺,完善网络安全短板。
 
网络攻防演练的现实意义
 
举行网络攻防演练具有积极意义,攻防队伍实施“背靠背”的演练,通过攻防对抗,考验防守方的安全防护能力以及对安全事件的监测发现能力和应急处置能力。通过对抗、复盘和研讨,总结经验教训,对提升网络安全保障整体能力和水平具有以下突出价值。
 
1.检验和提高应网络安全应急响应能力
 
通过网络攻防演习检验各部门遭遇网络攻击时发现和协同处置安全风险的能力,对完善网络安全应急响应机制与提高技术防护能力具有重要意义。《网络安全法》和《国家网络安全事件应急预案》要求,按照“统一指挥、分级负责、密切协同、快速反应”的原则开展网络安全应急联动、协同处置工作。国内外开展的网络攻防演练均涉及政府机构、企事业等多家单位,通过安全演练强化政企、军民之间的联动防御能力。通过攻防演练发现安全漏洞与风险,找到网络安全防护的短板,检验网络安全风险通报机制、网络威胁情报共享机制以及应急响应方案的合理性,并在演练后总结优化。
 
2.培养和提升网络安全人才实战能力
 
2011年,美国土安全部和人力资源办公室共同提出《网络安全人才队伍框架(草案)》。历经7年讨论修改,2017年8月,美国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正式公布为《NICE网络安全人才框架》,明确网络安全专业领域的定义、任务及人员应具备的“知识、技能、能力”,对专业化人才队伍建设具有积极的指导作用。我国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安全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的意见》明确要求创新网络安全人才培养机制,突出安全技能的综合培养。实战能力和技术水平是网络安全人才的核心能力,面向真实系统开展网络攻防演练,与在规模、复杂度、网络状态都是仿真靶场的情况无法比拟,能更好锻炼实战能力,选拔人才。
 
3.有效强化网络安全风险意识
 
没有意识到风险是最大的风险。当前,网络安全意识教育,存在国家和网络安全厂商“一头热”的情况,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安全意识落后,且存在“狼来了”的情况,认为自身网络系统没有重要信息,被攻击的可能性不大,技术人员安全意识不强,忽视基本的网络防护。每次攻防演练都有高危漏洞被发现和重要目标系统被攻破,体验和感受网络被攻破的后果是效果最好的网络安全意识教育,有助于各领域管理和技术人员发现网络安全威胁,了解网络攻击带来的巨大危害,更能增强对网络风险认知的直观性和紧迫性。
 
结语
 
网络安全的本质在对抗,对抗的本质在攻防两端能力较量。国家规模的演练已经成为检验网络强国建设的重器,同时,也是维护网络空间安全的绸缪之举。举办高质量的网络攻防演可以发现目前网络存在的隐患并及时弥补,加强部门之间协同响应,同时也可为培养高水平网络攻防人才提供技术支撑,为国家的网络安全决策提供依据。网络攻防演练具有独特的实战价值,始终是网络安全体系的一个环节,应客观认识其价值,不能过分夸大其作用,以偏概全,导致新的网络安全风险。
 
天幕网络攻防平台是一套面向网安人才定向培养和技能提升平台。该平台以网络安全攻防为核心,是集知识培训、技能训练、仿真演练、管理考核于一体的网安人才培养平台,可广泛适用于电力、政府、教育、金融等各行业体系化、系统化安全人才培养模式。
 
该平台具备教学系统、实训系统、演练系统、工具库系统、CTF对抗系统等模块。可提供专业的安全培训课程,支持音频、视频观看、图文课件多种课程形式的课程学习方式,支持考试问答等考核模式;提供攻防对抗演练功能,支持多种攻防展示模式和多种比赛模式,炫丽直观的攻防展示为攻防演练提供更好的体验。
 
四维创智-天幕网络攻防平台是一套面向网安人才定向培养和技能提升平台。该平台以网络安全攻防为核心,是集知识培训、技能训练、仿真演练、管理考核于一体的网安人才培养平台,可广泛适用于电力、政府、教育、金融等各行业体系化、系统化安全人才培养模式。
 

 
该平台具备教学系统、实训系统、演练系统、工具库系统、CTF对抗系统等模块。可提供专业的安全培训课程,支持音频、视频观看、图文课件多种课程形式的课程学习方式,支持考试问答等考核模式;提供攻防对抗演练功能,支持多种攻防展示模式和多种比赛模式,炫丽直观的攻防展示为攻防演练提供更好的体验。